<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div id="us06e"></div>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
<div id="us06e"><button id="us06e"></button></div>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
<xmp id="us06e"><div id="us06e"></div><small id="us06e"></small><small id="us06e"></small>
記憶現象有心理學與生物學的特征
更新日期:2021-11-23     瀏覽次數:2
核心提示:二、神話敘事與哈尼族的其他重要節日活動在歷史學家J.皮亞杰《記憶》的著作中,記憶現象有心理學與生物學的特征,是系統的產物,只有組織支持或者重塑

二、神話敘事與哈尼族的其他重要節日活動

在歷史學家J.皮亞杰《記憶》的著作中,記憶現象有心理學與生物學的特征,是系統的產物,只有組織支持或者重塑它時,它才存在。我們看到,哈尼族節日慶典活動跟哈尼族對歷史上各種神秘事件及重要符號的記憶緊緊聯系在一起,它們伴隨著哈尼族梯田農耕文明的出現而出現。這些活動也是如皮亞杰所說具有“系統的”、有“組織支持”的特征。另一位歷史學家安德烈.勃魯瓦—古朗( Andre Leroi-Gourhan)在《手勢和語言》中又提出“廣義記憶”的概念,將“廣義記憶”分為特殊記憶、種族記憶和刻意記憶三種類型。所謂的“種族記憶”即指無文字社會的神話記憶,哈尼族由于沒有文字記述,遺留在神話敘事之中的諸多“種族記憶”自然會一樣成為我們今天研究和建構哈尼族“歷史”的素材。著名的杰克.古迪在歷史巨著《人類》一書中說:在大部分沒有文字的社會以及我們自己社會的許多方面,點滴積累的神話記憶已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2020-10-20哈尼族民族文學創作生根發芽的土壤
一、哈尼族民族文學創作生根發芽的土壤在少數民族作家進行持續創作的過程中就會產生在漢語寫作平臺上,民族作家如何才能在堅守民族身份特征的基礎上,...
日韩中文无码AV超清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div id="us06e"></div>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
<div id="us06e"><button id="us06e"></button></div>
<small id="us06e"><wbr id="us06e"></wbr></small>
<xmp id="us06e"><div id="us06e"></div><small id="us06e"></small><small id="us06e"></small>